• 2004-11-12

    想象所有人生活在想象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12.html


    长城脚下的公社决不属于劳动人民,而是代表着中国的富人们终于用风格代替媚俗了。
    2000年,学经济出生的张欣召集了12位并不算顶极的亚洲建筑设计师,用2400万美元在水关长城脚下8平方公里的地方狠狠自我实现了一把——建筑师走廊诞生了。可结果大概是出乎建筑师们意料的——原本打算以100万美元一栋的价格卖出去,然后该干嘛干嘛的,可他们的作品从走廊变成公社,然后又变成了无庸质疑的中国顶高级顶高级的酒店。这应该是好事。
    有刊物说它是一个向时尚人物兜售时尚的大本营,因为抢着在公社做活动的大品牌实在不少,因为从路易威登到欧莱雅都去过了,因为在这里做活动,所有人都不会怀疑这个品牌的潜力,因为它能让人模模糊糊看到未来的可能。这可能也是好事。
    兜售时尚正兜售得热火朝天,它的经营又有改变了。好的建筑需要人去体验,倘若这12栋建筑是只能观望的实验品,就跟原本无限扩张想象力的初衷完全背离了。于是它开始公开接待游客,面向大众了,这当然更是好事。
    只是,只是,只是,接触公社的仍只有一个小圈层,“把建筑艺术带到中国”真的成真的了么?

    箱宅
    仿佛是一截木制的火车车厢,脱离了车头,就被顺手给搁在长城脚下了。即便这样,它还是好像随时就能轰隆隆跑起来,带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设计试张智强显然很有童心。按我的猜测,他肯定是小时候玩捉迷藏游戏最早被抓到的那一个,所以才会报复性地设计出这么一个好玩得跟迷宫似的东西。非阶层式的布局使得整个空间都能够按照需求轻易调整,所有功能都埋在地板下边,机灵并且幽默。也正因为这样,我只怕在里边一觉醒来,既不记得自己睡在哪里,又忘记了什么地方可以移动,那就糟糕透了。
    千万不要在箱宅养宠物,否则不出十分钟它就会逃离你的视线。这是我的忠告。

    飞机场
    极有特点我却很不喜欢的一个。
    两道石墙像刀一样嵌到山坡里去,大概是想强调建筑与自然的关系,可看上去太凌厉,这个想法显得残忍而疯狂。并且整体造型实在太像机场,于是有关机场的种种可能都跑进了我的脑子:飞机在跑道上的轰鸣、机场广播里音调奇怪的普通话和英文、大排大排空置的坐椅、迅速得一塌糊涂的空间转换等等等等,让人莫名其妙地慌乱。
    天气好的时候,阳光会穿过顶部横梁投射下来,一道道的,与灰色的墙面相映,光影的虚实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温暖的,可因为楼梯过道实在太窄,看起来有股阴冷潮湿的逼仄之气,如同藏着什么秘密一般。

    红房子
    砖红色的外立面和岩石极其相近,于是整座楼都融到了山里去。
    又大又深的阳台使房子有点大船的味道,看上去似乎就有山风朝自己吹过来了。
    有人说它是个阴阳体,因为它一面封闭阴柔,一面面向景观和阳光交融。可其实房子跟人一样,不需要多完美,只要有一点能打动人就足够了。

    竹屋
    有时不得不承认小日本很厉害。明明是从中国“舶”去的文化,可运用得比中国还中国。所以往往见到很精致的中国风格,总有人大惊小怪:哇,日式!
    这真是件叫人郁闷的事。
    竹屋的灵感据说是从脚手架来的,但竹子的粗细和疏密设计师一定N多次计算过。透过一排排的竹,外边绿得一望无际,各种自然的声音没有任何阻拦地就溜了进来。坐在里边,看阳光在竹上的虚实交错,再浮躁的心都能静下来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恨得牙痒痒,坚定地认为:日本人隈研吾偷走了我们的禅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旧电话 2010-11-12
    无题 2006-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