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19.html

    别    

    一 
      被围在垓下已经三十几天了,虞姬捧着盆热水准备去伤兵的营房。她美丽的脸因为这三十几天的围困变得有些疲惫,即使是胭脂的红润也遮不住苍白脸色下隐隐透着的忧虑。 
      “虞,这些活留给下人吧,你……”霸王看着虞姬日渐单薄的身子,忍不住开了口。 
      “大王,士兵们为您而受伤,虞姬却饱食终日,于心何忍啊?” 
      霸王不敢看爱妻的眼,也不敢在虞姬面前叹息,只得扭过了脸,装作看远处起伏的群山。 
      事到如今,霸王是没有闲情看山的,虞姬知道,霸王在想什么,虞姬都知道。只是,虞姬不能说,不能说啊。她深深的明白霸王心里的苦,却没有办法分担。现在,这里没有人再需要轻歌曼舞了。除了为伤兵洗洗伤口,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可以为霸王做些什么。虞姬回转过身子,暗暗腾出一只手,用无名指悄悄拭去了眼角渗出的泪,朝着营房走去。 

      二 
      “四十二天了”,霸王拔出宝剑,在剑鞘上刻上又一道痕时喃喃地说。 
      营帐外,秋风飒飒。营帐里,桌上燃着半根蜡烛。 
      天,渐渐地黑了。秋夜的天很高很黑,星星零碎的散落在夜幕上,发着凄清的光。 
      虞姬坐在灯下,补着一件霸王贴身的布衫,她的脸在烛光里摇曳着,白天的晦暗已全然不见了,只见她的眸子恰如一点星光堕入了一片雪里,熠熠地闪着光。看得霸王不禁痴过去了好久。 
      “虞,你要永远陪着我,”霸王走到虞姬身边,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想。 
      虞姬宛然一笑,放下手里的衣衫,脑袋一偏,斜靠在霸王的手臂上。恍然是当年那副娇憨的模样。 
      夜,越来越深。 
      在夜的空中,似乎飘着歌声,时有时无,断断续续。慢慢的,歌声逐渐大了。被围在垓下的士兵都从营帐里走了出来。那是楚地的歌,陪伴他们从小长到大的歌。在熟悉的歌里,有的人想到了白发苍苍的母亲,有的念起新婚不久就分别两地的妻子。不知不觉,泪浸满了这个叫垓下的地方,漫山遍野都是思乡的情绪。 
      “大王,您听!”听清了歌里的调子,虞姬不由坐直身,抓紧了霸王的手臂。 
      霸王呆呆直立着,许久,干涸已久布满血丝的眼竟有些湿润了。 
      “大王,您有很久有很久不曾梳过头了,让妾身再为您梳一次吧”,虞姬站起身,把霸王按在椅子上,解开他头顶的发髻,用木梳慢悠悠地理着。待理顺了,再将它们仔细地绾好。 
      楚歌经久不散。终于,疲累的霸王在家乡的调子里睡去。 

      三 
      虞姬坐在镜前,怔怔地瞧着镜中那张雪白的脸,一任散开的长发遮住了整个肩膀却不去梳理。对着镜子,她看见自己第一次见霸王时霸王伟岸挺拔的样子,看见霸王见到自己时英武眉宇中闪过的惊艳和温情 ,看到那时霸王坐在乌骓上夕阳投在他身上那道绮丽的色彩,看到霸王答应自己陪她在小农庄牧羊纺纱的孩子气…… 
      虞姬待确信霸王真的睡沉了,便打开了墙角的木箱,拿出半截燃剩的红烛点起,又拿出第一次见霸王时穿的那件玄色绣满暗红大花的长衣,缓缓地穿上。一时间,她本身惊人的美丽和玄衣独特的风韵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映亮了整个营房。 
      “大王,您可以放心大胆地做最后一搏,不用再为我担忧了。我是为大王带来快乐的虞姬,不是拖累大王的罪人……就请让虞姬为您做最后一舞吧!”虞姬伏在霸王的床前,瘦削的手指轻拭去自己滴落在霸王脸上的泪,站起身,舞了起来。她边笑边舞着,那笑恰便是烧成了黑灰的薄纸,只消风一吹,便散得漫天凄惶…… 
      …… 

      四 
      又是一天开始了。 
      对于霸王来说,他的世界,已经没有阳光。他的最后一缕光在他熟睡的深夜里消耗殆尽。他只是在想,假若可以从头来过,他不要和那些奸诈小人成日的勾心斗角,他不要什么霸王的称号,他不要这大片的江山,他只要陪着他的虞姬,陪着她泛舟西湖之上,陪着她游变杏花春雨江南,陪着她牧羊纺纱陪着她直到生命的尽头…… 
      霸王看见虞姬在天边朝他静静笑着。 
      他知道,虞姬会在天边等他的,他还知道,他很快,就要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
    20040828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