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饮食男女,年代下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21.html



    从来都是个界限模糊的人,永远不记得课桌上的“三八线”在哪个地方、什么时候放学、假期到哪一天结束……年纪越大,这个毛病越严重。现在工作了,干脆分不清当下所处的时段是今天还是明天。倒不是我不愿意自己清醒,我只是很狐疑——我穿的衣服、想的事情、听的CD、喝的咖啡、看的书全都没有变,为什么时钟一如往常地跳转突然一下就到了第二天?
    一直这样糊涂,所以当媒体大炒七十年代时,我将自己的喜好、习惯与各种乱七八糟的定义、概念一一对比,发现重合点极多,于是以为自己是七十年代生人。结果没过两年,一旦有人知道我的年龄,便被扣上一个无比清晰的帽子:八十后的啊。
    仔细想想,八十后被整个社会关注应该是从当年韩寒的一本《三重门》开始,这本书的疯狂热卖使得各种媒体炒作年龄成为滥觞。接着“新概念”趁热打铁,一届一届地办,周嘉宁、张悦然、郭敬明等名字一拨一拨地火。这似乎就像一场大跃进,轰轰烈烈得让人几乎认为中国的文艺复兴就要从他们开始。
    可能是大学生活太过悠闲,可能是我天生对文艺类的东西比较敏感,也可能是我不够有原则习惯跟风随大流,反正我大一时买了《三重门》,临到大四毕业还在看一本《幻城》。回头来看,可真够八十年代的。
    几年间,韩寒有了跑车有了房子,郭敬明一年的收入就过了百万,张悦然苏德边出书边玩搜店,网络写手越来越多,放眼看去全民写作全民画画全民摄影一派欣欣向荣。我一路平淡无奇地毕业便做了想做的广告,居无定所宛若游魂。小郭在那本掀起抄袭大波的《梦里花落知多少》里胡乱描写了些广告人的生活,把广告描绘成一个是人就会向往的职业,但因为身处其中深谙其道,所以即便我认为他抄《圈里圈外》抄得比原作好,还是不可遏止地想要怒斥此人乃一意淫狂。意淫并不是错,错就错在他的小说意淫成分永远比真实体验多。一句“45度角仰望天空”的青春忧愁不可能卖一辈子,殊不知安妮宝贝翻来覆去用一种情节倒腾N本书的历史已经要过去了么?
    半年前因为朋友的介绍跑去某一网站一个叫“生于八十”的版块混,斑竹是提出“八十后”概念刚以25万的价钱卖掉《无处可逃》的恭小兵,时下颇有名气的春树、张佳玮、田禾等人也偶尔出没此地。日子久了,便发现是否出书出名都不是本质区别,大家都来自三江四海五湖,都热爱物质又有几分精神追求,都一样喜欢写字灌水插科打诨,都在忧而不伤地过自己的日子,为什么要以一个理性的标准区隔开来?
    人是本质感性的动物,永远不可能和机器一般精准,七十年代八十后生的界限仅仅是年代符号,正如2003和2004一样不代表年份之外的任何意义。郭敬明套别人的情节说自己的情绪、春树抛弃了以往的姿态上《Time》封面……这种种种种不过是被过多的关注而无限放大的小行为,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才是精神纯粹、大家都在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大家都是饮食男女,而已而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4-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
    20040828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