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散不成句的忧伤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24.html

    散不成句的忧伤
      很久没有写字。每天只是对着电脑,对着电脑,然后步行半个小时回到住的地方。下班走出公司所在的大楼时,如果当时不是晴天,我就会觉得难过。只是我下班的时候通常已经很晚了,天很黑,一切都让我无从分辨。看着周围的那些楼,把天空分割成不规则的小块,就会想,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地方,我又会在这个地方待多久。当然,这种事情,比天气更叫我无从思考。
      离开家的前一天,跟最好的也已经几年不见的一个朋友见面。她在马路边等我,却等到我走到她面前她才察觉。然后她皱眉说,我怎么会看不见你?我笑,很没创意地说,大概是太久不见了。她摇头,告诉我,是你改变了你的整个姿态。我完全相信她的话,从前不管我在那里,她总是可以一眼找出来,我想躲都躲不了。可我又很迷惑,到底是哪里改变了呢?是因为我脱掉了帆布鞋露出了我以往死也不会露出的脚还是因为我已经老了。我问她。她却不回答只是执拗地用肯定的语气说:你变了。我觉得她很残忍,她给我问题,去不让我知道答案,就让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我,直至我忘记。可我又是个记性那么好的人。一到深圳那天,就跟我寒假时联系好的公司老总吃了顿饭。中途他说,你比上次见我时拘谨。上次你面对着一份工作能否到手都那么放松坦然,今天仅仅是吃饭,可我看到的不是半年前的你。我无言以对。
      终于因为不愿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做了一天的无业游民,发了一会儿牢骚想了一会儿家然后沉沉睡去。第二天就得到可以马上上班的消息,没有惊喜,虽然是我一直想做的广告文案。站在最南方的阳光底下想,这样就要工作了。于是开始过每天不能穿牛仔短裤要坐车上班对着电脑敲我从来不曾想象的文字的生活,似乎总是那样没有变换。有天中午流了眼泪,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毫无羞愧地对着星巴克的服务员说我要一杯双份的意大利特浓,顺手接过某个好心人递过来的纸巾差点把鼻子擦破,再然后买了一堆零食笑眯眯地回办公室,对他们说,你们吃糖。尽管我已经开始不再天天穿着帆布鞋晃来晃去,可仍然有人对我说,别吊儿郎当象个痞子。听了这话我竟然很高兴,这至少证明我还是从前那样的,顶多只是因为现实的原因在收敛。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就算藏得很深,也会在你不经意地一摆手之间暴露无疑。依然喜欢一些温暖的句子,比如,我会等你,我爱你,我想你了,我要我们在一起。能跟我说这些话而又能让我听了感动的都是我的同性,我叫她们宝贝、亲爱的,像个小同志一样跟她们撒娇发嗲。希望能跟她们一起赖床一起看碟一起逛街一起到超市买菜在家做饭一起吃零食互相煽情地念自己写的文字,可她们都离我那么远,远得我听到她们的声音就觉得悲伤。她们就在离我那么远的地方被一些人伤害,我却只能流着眼泪说,亲爱的,不要难过,我们不要再讲那个坏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可我们在一起么?所以我们仍然都在难过。
      希望我亲爱的花花可以快乐。因为我一直等着她,跟我一起过我们想要的生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4-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