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我和我的一个朋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32.html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的这个朋友叫J。他长得很黑,胖胖的,有点自恋,常在用胖胖的手指蹂躏花草时说自己的样子像佛祖拈花一笑。但他有点才气,常写些让人叫好的东西。上面这句子是我认为他最好的一句。看过这个句子很久后,无意间看到张小娴的书里有句话竟和这句一模一样,尽管如此,我还是宁愿认为这是他的原创。因为那时他的心情与这句话实在是很吻合,我没有道理怀疑除了他还有谁会有这样的心境。 
        同他认识是在大一的时候。确切的说是在一节叫大学生成材指导的课上。那天我们都迟到了,都坐在最后一排,他就在我边上。老师在讲台上说人要有承受打击的能力,大学生应该能承受失恋的打击云云。在这时他涎着脸凑过头来问:“喂,你失恋过多少次了?”在这之前,我对他的印象仅仅是他在开学时近乎狂妄的自我介绍和对海南这鬼地方人文气氛淡薄的不满。和他不熟,所以不好意思表现我的怒气,想起一部日本偶像剧的名字,便随口说:“一百零一次”。 
        那天上完课班主任留我们下来开会,由于作业没做完,我们几个湖北佬挨了一顿骂。会开完后垂头丧气的四处瞎逛,突然有个人笑着说:“瞧你那眼大无神的样”。抬头一看是他,心里来气想骂却大脑迟钝找不着词,只好忍气吞声过去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正面接触,熟识后他告诉我他注意我是因为有天他和几个朋友在我身后讲了个笑话,我那时扭头笑了。本人没有花容月貌,回眸一笑更不会倾国倾城,但他偏在那时注意到了我。早就没人记得起那引起我一笑的笑话到底是哪一个,但很多故事,就因为这一笑而发生,并一直影响到现在。假若可以从头再来一次,不管他们说了什么,不管不笑是不是会憋死人,我一定会忍住。认识他是件很好的事,但他所引发的太多东西,我都不想经历承受。我宁愿有一年的空白存在于我的生命。当然,这是后话。没人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 
        正式的第一次讲话是在一个晚上。那天我去图书馆补拖欠已久的作业,不料停了电,在校道上一边转悠一边等图书馆重现光明时遇见拿了一大叠圣诞卡片的他。聊了一会儿,感觉来电.无望,便商量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记得那天喝的是茶,他却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发了很多牢骚,并一直说当我是朋友。这年头被人当朋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一时激动,全然忘了第一次讲话他的不礼貌和奚落,晕晕忽忽的也跟他说了很多心里话。就此,我们成了朋友。 
        在那之后的一段,我陪他去买了件衣服,他带我去了海口久负盛名的万绿圆,我帮他挑选卡片,他送我圣诞礼物。和他在一起很轻松,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勾心斗角从不会在我们之间存在。面对他我也从不掩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快乐的日子像水一样流过去,很快,寒假到了。 
        在那个寒假里,我们常打电话。打电话时常聊的是一部并不出色的电视剧。剧中故事情节只是一般般,但其间几个人坚不可摧的友谊很叫人感动。那时我们身边有几个我俩共同的朋友,看了那理想化的片,于是就傻兮兮幻想我们那一群也能拥有那样理想化的友谊。过了一年,事实证明我们的的确确只是在幻想。那时谁都料不到后来我会同一个与自己毫无接触的人在一起,不久以后又分开,料不到他在受了伤害后会选择离去,料不到我们会与我们原期望是一辈子朋友的人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形同陌路。当然,这也是后话。 
        2000年的春天,事态完全按我们所不期望的那样进行。因为自身的无法改变,J和我的关系变得不尴不尬起来。那时的我沉浸在自己酿造的很不理性却自以为感性大于一切的一场爱情里,没空没心情也没想到这场短得像个游戏的故事对他意味着什么对我们俩意味着什么。不想责怪自己,毕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在海口炎热的夏天里,J终于不再把我当朋友。并且,他告诉我他会回家继续他的学业,而他的家,在遥远的长春。我知道,当初他认定我是他的朋友是依靠于一种感觉,后来不把我当朋友是缘由于这种感觉的消失。我无话可说。从来都是个立场不太坚定的人,但我一直很坚定地认为我们之间的友谊是不会消失的,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坚定的一次。后来的事情告诉我:我的坚定是对的。 
        也在那个夏天,J与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开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恋爱。我默默地祝福他们,可没有用。在J 回家后不久,他们分了手。他是无所谓的,但这对那个女孩子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这是我见他做的最错的一件事。他承认自己错了,却不愿意向那个女孩子道歉。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走了,不想再打搅别人平静的生活,也许,是因为他像很多人平常人一样不愿意承担责任 。这件事有一小部分的原因在我,所以,在这件事后,那个女孩子为了这个对我有了些误会我也没有辩解。我想,对他造成的伤害没法子挽救,能替他承担些责任也是好的。 
        J已经回去半年了,这半年里我们又成了朋友 。我们有时通电话,有时上网聊,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轻松,这样很好,我很满意。今天他告诉我他明天要和他现在喜欢的女孩子“谈判”要个说法,于是我写了这篇很散的东西,为了纪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为了祝福他。愿他明天能好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4-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