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此去经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40.html

        时隔一年,又见到花。比去年圆润了些,脸上有晒出的斑点,笑容灿烂。她套一件细横条的背心,纤长的手臂露在外边,没有穿内衣,抬手间能隐约看到胸部的美好轮廓,站在阳光底下肤色晶莹。我笑问:学校里都流行这样么?她下巴一抬:我身材好嘛。
       突然我有些恍惚,去年除夕前夜,我认识的,不是她吧。
      
       半年内三次出差到武汉,三次天气都好象赌气似的比深圳好,这使这个城市在我的印象里完全改观——终于除了她和江汉路之外,还有一点别的好。只是只有这次我见到她了,第一次她还没开学,第二次她不巧去了长沙。这一次,她辗转从武昌坐公车到汉口,费去了两个多小时,已相当于我从深圳到武汉的时间。这样的辗转,我们终于也只在KFC坐了一会儿,其间还有我一个同事。同事上楼去找座位,我站在柜台前点餐,她从背后抱住我,整个人贴到我身上,动作柔软安静,只是笑。
       从前她与牧者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么?如果是,我不知道牧者是如何下定决心,才放的手。
       她在车外朝我挥手,我想,我们还是会再见的。
      
       星期五陪客户吃完一顿无比郁闷的午饭,然后开始提案。一切结束时时间并不算晚,家人却已打了无数个电话来催,于是急匆匆赶回家去。毫不负责任地过了一天半,又开始打算赶回深圳。晚上7点20的飞机,3点出门,以为时间是充裕的,很坚决地没让家人送我,上了车便给她短信。她当即就飞快地说:我去车站接你。
       最后一班机场大巴,下午5点半。我最迟五点可以到车站,所以我以为,不论怎么样,我们最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相处,这并不算太短。
      到站,时间一分分过去,我不停地发短信看手机,却得不到任何消息。找到大巴后我上车又下车,车站前车站后慌乱游走,始终不见她。这时已是5点28分,刹那间我有些绝望,拿起手机,写:时间已经到了。五个字之后却不知再如何下笔。
       现在是5月24日中午1点53分,我坐在办公室里,离昨天所发生的一切不到24小时,可空间的转换让我有些混乱,记不清当时的情景。我只知道她在车子发动机开始轰鸣的时候冲上车来,递给我一袋吃的,然后跳下车去。隔着车窗她朝我挥手,我看见她有些泛红的眼睛,看见她难过的神情,看见牧者留在她身上的印记,看见她现在的满足和幸福。我也隔着车窗朝她挥手,说着一些她听不清自己也觉得苍白的话。车启动得很慢,我们就那样看着,看得我几乎想要流泪。
      终于看不见她,手机短消息的铃声一连串响起来,都是她的,那么多信息,拖了好久才收到。5点15分,她说:车堵在亚贸了,我急死了,我这就下车去找你。5点18分,她说:宝贝我跳下车上的士了你等我啊。5点22分,她说:宝贝我到了,你在哪。5点32分,她说:我拼命地找疯狂地问身边的陌生人惊慌失措宝贝我害怕失去你……我告诉她,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是个吝啬的人,极少承诺,即便是承诺,最大期限也是“一直”。“一直”是从过去到现在,我可以肯定。“永远”是从现在到将来,我无法预知。可我说了“永远”,于是我明白,承诺即便没能兑现,说的当时大概也是情之所至。后来变了,那也是后来的事,没人愿意发生,没人能够阻挡。
      
       一年前,我与她在一个聊天室认识,见证她一场爱情的百转千回直至结束,又见证她另一场爱情的开端直至今天。我始终在我的位置看着她,看她清澈的忧愁,看她明亮的泪水。我从不认为谁把她带到了生活扭曲的轨道,她能明媚的微笑,就是足够的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4-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