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8

    我的阳光朝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41.html



    公司阳台靠着辆长得颇有形式感的单车,那是某人买来激励自己运动的。每次经过阳台瞥到,我和罗拉都会说:哪天借了骑它去蛇口吧。
    显然,我们喜欢蛇口。但如果蛇口不在深圳,这种喜欢完全有可能不再成立。
    在做一些项目时我们曾反复提到深圳的“快”。飞快的红绿灯、飞快的脚步、飞快的电梯、飞快的深南大道……逛街时看见身边的人群都会心里发慌——我们停不下来。可我们都那么容易受四周氛围的影响,也不自觉地飞快。这竟是没有办法的事。
    到了蛇口,我很高兴地发现自己错了。深圳并不是一味的匆忙,沿着海岸线一直往西,每向前一步,慢的感觉就会更强烈一些,直到看见那一棵棵老榕树和错综的街道,我们终于能够停下来。市中心的人头攒动,这里没有;市中心的车水马龙,这里没有;市中心压迫人视觉神经的高楼,这里没有;而市中心没有的大树没有的落叶没有的小路没有的闲散从容,这里都有。如果再有轰隆隆的电车摆着辫子穿行,这里就熟悉得像小时侯拎着酱油瓶穿梭过的宁静小镇,于是我们平时一纵即逝的微笑,也消失得缓慢了。但在同时,一些怀疑也浮出水面——深圳真的是从这里开始的么?如果是,那为什么罗湖福田又是另一幅模样?
    从知名度来看,蛇口最具代表的地点是海上世界。围绕着那艘巨大的“明华号”的,就是号称很国际、很风月的酒吧街。黄昏入夜,建筑和人的影子都斜斜的,边缘不甚清晰地重叠,有着装考究的夫妇推着婴儿车从光影下走过,和缓安然。所有小店门口都立着油漆班驳的小黑板,用浅色的粉笔写着乐队的名字、当天的推介咖啡等。被小资们无比推崇的星巴克也在其中,还造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场,因为对快速咖啡缺乏好感,一直只在走累时会在他们门前的长椅上坐一会儿,吹吹风看看往来的人群。海风夹杂了吉他的声音和孜然的味道,停留在这样的空气里,人便有些恍惚——这里是西街么?
    当然不是。同样是咖啡、冰淇淋,星巴克麦当劳西街不会有,这里就国际得有几许伪情调;同样有闲散的人群,西街的就更随心放肆,这里的更刻意精致;西街的石板路和窄窄的巷子有时光的印记,海上世界两条平行的步行街却开阔得有些疏离。只有在酒吧街之外的范围是惊人一致的,那就是破败。
    撇开自己的懒散喜好,海上世界不是西街,蛇口也不应该成为阳朔。因为一个是城市,而另一个是规划好的旅游区域。深圳需要慢,但慢只是一种生活状态而不应该和落后伴随。阳朔除去西街的形形色色熙来攘往,便是古旧的民房黝黑精瘦的原住民,他们不可能有在西街泡吧的闲钱也体会不到西街的闲散,他们对生活的理解与西街游客的状态目前更无法达成平衡。而蛇口呢,蛇口聚集了深圳最早发迹的一群人,他们的收入却也与整个蛇口所呈现的龙钟老态不成正比。只是一旦整改,很可能就代表着改变翻天覆地,阳朔会不会就此再没有繁华与自然交错的张力、蛇口地块原有的文脉气息就此消失殆尽荡然无存?
    罢了罢了,城市形象是我八杆子打不着的事。虽然王菲早就唱过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但我希望离自己喜欢的东西近一点总不是错。能沿着长长的海岸线骑着单车看夕阳,能在不是故乡的城市嗅到熟悉的味道,对我来说才是幸福生活的小点缀。破败繁华,于我何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头发 2007-10-28
    2004-10-28
    2001年冬天 2004-10-28
    没有标题 200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