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8

    被丢了的时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5242892.html

    同人喝酒。

    喝酒这俩字向来跟我没关系,可一旦喝,便不会计较谁喝多谁喝少。按我的老话来讲,反正又不会死,喝就喝。

    不过我还真没喝到真正丧失理智过。大不了吐得稀里哗啦心跳加速,不发一言,回家洗澡睡觉。再不然就是借酒装疯,说些平时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话,第二天醒来还历历在目,面红耳赤。所以,那些一喝就管不住自己,事后一毛钱的过程都记不得是最叫人羡慕的。

    所以坚决讨厌喝酒。再难受都那么清醒,何苦来哉。

     

    其间有人问为什么来成都。我愣了半天,然后答:宿命。

    03年在A网上认识两个朋友,05年五一从深圳飞过来同她们鬼混了一周。然后06年辞了职,到成都上班,还是五月。再然后07年被公司派过来,仍然是五月。

    这几年的五月,简直就是跟成都掐上了。

    06年在成都的那三个月相当模糊,身边除了同事,其他人都以为我是无业游民。白天泡在宽窄巷子,晚上混在井介。在干什么?不记得。

    07年也是很奇怪的年头。06年鬼混那会拉拉杂杂认识的那一批突然全演变成了同事。而那拉拉杂杂的一批,又全部拜03年认识的那两个朋友所致。

    倘若要追根溯源,起因竟在A网。

    A网的那帖子,刚跑去翻了下,共计118页。记着三个人大约五年的步调。颇为惊人。

    要说朋友,那时真是朋友。06年到成都,连房子都没租,三个人两条狗,住在后子门,一头的小巷子外边有间中西合璧的教堂和相当不错的拌鸡片,另一头拐出来是喜来登。我们聊天、吃饭、看碟、逛街、跑去平乐看世界上最肥最懒的猫。

    后来的故事通常不好看。07年我与其间一个老死不相往来,09年另一个结婚,临到当口我忘得一干二净。原本想打过电话去解释道歉,事后吃个饭补个红包,想想却不知道怎么开头,也就算了。

    人要变,真是没得救的。大家离得近了,看见的全是脸上的毛孔、黑头、痘痘和油光,隔远了时见到的光环一点点荡然无存。

     

    有人说看到马路中央被车撞死了一条狗有人说注册了一个奇怪的名叫dead的网站深圳刮了台风时候一个姑娘在成都的公车上手机被偷了有个陌生人闯进来说我很喜欢你然后开始讲自己在大学开了一间酒吧遇见一个女人有人奇怪为什么有两个人说话的调调突然变得很甜腻了有人在半夜打电话给坐在华侨城酒吧街平台上喝酒的那个人说我们在一起了那个人大吃一惊然后哈哈大笑说恭喜。

    那是最初。不提了。

    现在流行的是巴黎没有摩天轮杜拉拉升职记,描述最浅显直白的爱情和职场。再没有人像陈染,没有声声断断、与往事干杯,去关注一张面孔背后的内心。

    或者说,活着已经很不容易,真的只要看表面就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晃荡一周 2005-08-28

    评论

  • 别A网已久矣,估计我军衔比你高吧,,都快混到上将了,记得经常在文案版跟一个香港佬立的叫基督徒广告人的帖子,在创意版跟一个叫调酒师和他的朋友们的老长的一个大贴子,,,还有认识设计版里有个叫油头粉脸的,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家伙,,差不多也是那时候,那确实是很美好的一段时光,,,
    回复CrazyDiamond说:
    我不记得自己啥军衔了……
    2009-10-11 22:17:59
  • 看表面也挺好的。看太多的内心有可能会作呕。
    回复转身说:
    作呕是小事,自此不愿活是大事
    2009-09-04 19:03:06
  • 唉,我也想去成都工作。。就是舍不得现在,要是哪天能像你一样洒脱的说走就走就好了~
    回复虾虾说:
    得。千万别提洒脱
    2009-09-04 19:04:15
  • 唉,我也想去成都工作。。就是舍不得现在,要是哪天能像你一样洒脱的说走就走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