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16

    一朝醒来发苍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6512258.html

    麻木的人才会说,顺其自然吧。而我,没说出来的约定,也希望不要毁约。

     

    笑是权利么,为什么这权力总难免行使得那么吃力。

    从来不敢说永远,避不过去时只好讲:一直。一直如何如何。一直是从开始到现在,不是下一秒,是总结陈词,不是承诺。

    一直以为,人越来越老,应该越来越懂得爱。但最终的收口,怎么总会是口头淡淡说再见,心底却海誓山盟地想,算了吧,再也不见。

    对于坏事,总有斩金截铁的勇气。或许伪装,或许自欺,或许自保。能细数得清的原因,都不是原因。就好像无懈可击的逻辑,基本是废话。

    那些吃苦也像是享乐的岁月,叫青春。

    如今熬夜熬得再开心,也需要好多天来补,青春没了。青春总是会没的。

    大半夜的,案子写了四十几P毫不落地,我还这么平平淡淡的,真要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深圳,深圳 2007-09-16

    评论

  • 因为被称为没逻辑的人,我们才拥有把没逻辑的东西搞得很有逻辑的超能力
    回复soda说:
    形而上的东西都是没有用的。如果我当年学医,绝不会弃医从文。。
    2009-09-27 20:4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