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8

    安全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7838799.html

    手机报说,成都又在下雨,十几度的样子。

    我在家,还是短袖。终日吃吃睡睡,脑门上挂着欠信用卡到死的标签,以宁死不屈的表情陪老妈出门看楼。

    我那大小两个姑加一个舅都在拼命买房,于是我知道,楼市离垮还有很远。他们买房也根本不看广告,于是我知道,打上地址电话价格最靠谱。

     

    这么些年,相对最熟悉的城市还是深圳。自小生活的城完全陌生,成都迄今我也只认得一条人南和一环路的小半截。带某亭晃荡几天,来来去去就是宽窄巷、锦里、荷塘月色小酒馆,毫无新意。好在此人和我同样宅,白天不起晚上不睡,自然醒了才愿出门,稍远一点的雅安平乐说了几天,最终都没去。

    大半夜的,常聊些终极问题。所谓终极,无意义且无答案。新认识的男生说,你看你表面,多阳光灿烂。我答,那是因为你见不到我内心的坍塌。某亭则接着说,我们都是用立邦漆刷就的。一群人哈哈大笑。

    把千疮百孔露出来,没有用。好像每天光洁如新,虽说仍没有用,但起码能给别人带来点乐子。人和人多么难沟通,你说的我不能感同身受,我的回忆也未必是你的真相,待到大家都忘了,唯有隔膜永在。

    所以,太严重太真实的词只有在玩笑时才能用,不然会显得弱智和缺心眼。即便那真的是真的。

     

    我只是感觉不安全太流离,心神不定,不知何时遭遇何事满怀希望又落得一人面对。当然,我也未曾给过该给的安全感。这或许是本能的自我保护,也或许是,最愚蠢的反击和报复。

    事到如今,还探索自己的内心做什么。有答案也没有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颠覆 2006-10-08

    评论

  • 你把我想写的都写了。可我最近写的又他妈是谁的?我都快不认识我了。

    你还在家,我还在家,明天回北京,晚回几日就一大堆人在催债。这次又未能成行了,哈哈。。

    有些时候啊越期许到达的越害怕到达。

    所以,太严重太真实的词只有在玩笑时才能用,不然会显得弱智和缺心眼。即便那真的是真的。
    回复candy2man说:
    得,你不是常说我对你态度不真诚么。我宁愿不真诚,也不想时时刻刻都那么缺心眼
    2009-10-11 22: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