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11

    脱离正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58468953.html

    那天从成都上飞机前还觉得热,一到武汉就开始哆嗦。经过等客满的半小时和一个半小时从汉口到武昌的蜗牛速度,我判定武汉机场大巴绝对具有史上最低性价比。

    等走下机场大巴见到人满为患和垃圾遍地的付家坡汽车站,本人自觉实在没有全身到家的可能性,只好打电话求救。有人愿意救我,但救星也得打车去见,一说地点,彪悍的出租车司机就告诉我:不打表!50!

    我连鄙夷他的兴趣都没有,转身上了另一辆。

    难道,难道,武汉的出租没有管理公司么!!!

    上帝证明,我最终只花了14块就到达了目的地。

    经过这一段,我判定武汉城市交通管理是坨shit。而且,武汉一定拥有全世界最破最脏的出租。

     

    每次回家总有些凡事将就得过且过的心态。

    这绝不是故意的。

    今年冬天尤其冷,一冷人就尤其窝囊。第一天出门,什么都还没来得及买,我就火速购置了一件羽绒服套上,颜色款式都不提,相信也只有在家窝着才会穿。从我的房间到洗手间太远,于是洗澡次数锐减。家里的太阳能热水器因为没有阳光,已经瘫痪。另一煤气热水器又因为水压太小,转换成热水几乎要等半个小时,所以洗脸都恨不得免掉,随便一擦完事。

    空调升不了几度温,我穿了两件毛衣、一件大棉袄、两条毛裤和一条棉裤,邋遢臃肿得六百年无人超越。开着取暖器,还是冷。

    这样胡乱过着是有潜意识的:过不了几天就走了。

    呃,不要教育我,我知道,这种心态是相当有问题的。但是,这似乎很难遏止。我并不是故意,可不料一切都不顺手。床、枕头、被子、天气,所有的东西都与习惯隔着一层。每次还来不及适应,便要挥手拜拜。

    有多少人跟我一样病态的?我很有兴趣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烂小说 2005-02-11

    评论

  • 我也是,故乡已是他乡
  • 病态的还是蛮多的,,不过我不觉得是病态呀,属于随遇而安。
  • 举手。同病态。
  • 不是还没给你丫断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