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2

    要说我真的在乎,那不是真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62506723.html

    要说我真的不在乎,那一定是假的。

    到新地方已经有一阵子,丢了许多无谓的责任感,也不再揪着看好不过眼的东西不放。因为这里有太多问题,于是找了借口不再思考所谓瓶颈,把许多精神都放在挑刺和解决刺上。

    耳朵里仍会陆续听到一些传言,把那些东西拼凑在一起,那个人的确面目可憎,且有无比高超的智商。没有办法,那不是我。如果我是那样,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

    如果是那样,我要么飞黄腾达,要么就可以去死。

    有什么办法。那不是我。不要要求自己完美。也不要要求每个人都明白你做过什么。

    我对谁有愧疚么?对自己。你本来可以更像一个好人。

    有什么办法。

     

    我可以把策略案写得逻辑清晰貌似缜密,但没法把自己锁清楚。于是明白总结共性比总结个性容易太多。总不至要拉着一个又一个人的袖子,泛着泪花解释申诉,事实上如何如何。

    更何况,他们大多比我年轻。

    我更大的悲哀,不是因为误解。而是因为他们比我年轻。

     

    换个角度讲,人和人那么近,也常常对感情的需索不同步。一方感性脆弱时,另一方冷眼旁观。再过几天,两人位置调转重头来过。

    那些外人,永远不论有多远,都只是在外边。收不回来的那些毫无目的发自内心,别人不要,我也不会再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也碎碎念 2009-04-22
    行走 2006-04-22

    评论

  • 这篇很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