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1

    夜半唠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75360411.html

    这阵子都觉得写字很难。

    不纠结不抑郁的日子,的确没什么好写。每天外边都是一样的车水马龙,某些事一点一点改变。有些诧异,这到底是我的能量,还是因为到了合适的时间。

    终究对钱没有太足够的兴趣。或者我只是期待不劳而获,哈哈。

    寒山问拾得。这典故几乎是在小学就看大雷抄在本子上。觉得文字好看,背到滚瓜烂熟,装深沉装有文化。呃,从小就热爱装B啊,以致这么大年纪了,总是理论跟实际行动打架。

    不过现在算是真明白了。最然还做不到。

    不要让我附和我认为错的观点,尤其是在这观点会影响到无知青少年的时候。于是我总显得有些愤愤。可当有人给我扣高帽,我又窘迫。那是切实的窘迫,不再像以前参杂着些许得意,因为我越来越清楚自己,知道不过是凭了点小聪明,拾了些牙慧,拼拼凑凑这么些年。

    文案这码事,不该再做。接近三十年的一点小经历、从书上看来的那些小道理、对世事社会的小小不满小小愤怒小小疑惑早早被我兜售得一干二净,而从未有人真心或者真正的购买。绝对没人买的那些,阅后即焚。碰巧被印刷出来的那些,它们是夹杂在大堆毫无价值的废字中间混着出售的。文案这码事,本也不该有不经世事的年轻人来做。广告不是年轻人能做好的行业,却聚集了大把年轻人。这太奇怪。

    再或许,这一切也不过是我认为的广告。

    没什么本事的人,进广告业最合适,外界眼中有光环,薪水不低涨得不慢,混的年头久了,媳妇总有熬成婆的那天。

    我没什么本事,可能够重头来学。就算只对丝毫不会促进社会发展的东西感兴趣,最起码能换个自我愉悦。

     

    07年冬天,锦江宾馆,李某拿着几张打印稿,笑嘻嘻地露着她的钢牙,跟在甲方屁股后边央求:领导,你就算不买,也认真看看嘛,真的写得很好,真的,看嘛,看嘛。

    我尴尬地笑。并不感激。反倒有点点恼怒:不买就不买,不看就不看,求他作甚?

    依靠些根本没法卖出去的东西混到一份高薪,是不是很荒诞?所以说,即便早早转身成了生意人,做广告公司的家伙多少还是天真。

    如果说09年的自己还有些许心愿未了,今年则不一样。终究没什么上进心,这行又太虚无太没标准,彻底放下也没什么值得唏嘘感叹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还是深圳 2007-09-21
    鼻塞 2006-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