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5

    流水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8103118.html

    我不知道,多年以后我还会不会记起那个周末的下午。长长的写字楼通道,尽头是磨砂的玻璃门,竹子在门背后,舒朗的影子,阳光斜斜穿透玻璃穿过竹叶,在过道里漏下零碎的光。

    戴黑框眼镜的瘦弱男生,拎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问我,咖啡和奶茶,你要哪样?

    长头发的女孩子领我进门,说,老总还在开会,麻烦你在阳台等一下,我拿报纸给你看。尾音略带上扬的湖南腔,亲切的慵懒。

    水泥板和工字钢做成的矮茶几摆在空高大约有7的阳台里,两边是亮橙色的沙发。旁边有一只大的木盆子,里边散乱着鹅卵石,映着竹子的倒影。再往另一头看,是乒乓球桌,再往窗外,是高尔夫球场。

    X穿ADI的黑色厚T恤,坐在我对面,拿着大瓶鲜橙多,倒进我面前的水杯,袖子上三道白杠杠一晃一晃。白的磁杯摆在面前,鲜橙多黄得亮眼。

    他感冒了,说话有浓重的鼻音,不时会大笑,裸露着钢筋水泥的天花板压不住的爽朗。

     

    那是2003年的12月,一个阳光很暖的日子。我到BOB面试。

    现在是20079月,我在成都。

    快要4年过去了。

     

    05年春节前,我们一群人加了几个通宵的班。回家洗澡睡了两个小时,一群人赶往机场去深圳,踏进飞机就在公务舱里一顿死睡。待到落地武汉,又开始商量第二天的讲稿。后来,案子里的所有方向都确定了,我们从汉口到武昌、从武昌到汉口,一顿晚饭吃了四个地方,然后还换了两个地方喝酒。

    酒喝完,在酒店里继续聊天。舍不得睡。

    那个春节,我很想念平时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闭着眼睛还能听到声音的那群人。

    春节过完不久,我给X短信:我不想上班!他回我:那你想干嘛?我再回:回家睡觉!

    因为梁大师冥思苦想出的一个悖论问题,我没有走。其实,是因为根本没有下定决心。

    还有05年的10月,做万科城。我在会议室里掉眼泪,用圆珠笔把一个线装的200P本子拆开又装上,装上又拆开。旁边的人继续开会,都不敢看我。

    从那时开始,我觉得有些东西变了。

    然后是06年年初,肉肉撒了个谎,辞职走了。我死磨硬蹭了两个月,也走了。到厦门晃荡一周,回家休假一周,拖着箱子到了成都。5月,罗拉也辞了职,回家过暑假。7月,轮到了猫猫娟。

    猫娟在踏入北京的第一分钟就给我短信——靠,上路就看到了BOB做的户外。

    我回她,你这样一闪,我跟公司最后的一脉联系也断了。

    7月底,我在人生的第三家公司待了不到三个月,又开始做无业游民。810号,到了上海。

    上海的秋天很漂亮。新华路两边都是梧桐,叶子微带着黄,叶与叶之间是糖炒栗子的香气,散都散不开。

    每到周末我都会背上包,到上海南站,坐一两个小时的火车,上苏州下杭州,看园林逛西湖。

    还有大闸蟹,接连吃了一个来月,都不觉得腻。

    至于工作,不费力气便能搞定,完全不在思考范围。

    与此同时,罗拉到了南宁,猫猫回了济南。

    10月底,我回了深圳。到深圳的第二天,回天安。在过道上遇见公司的清洁阿姨,她惊叹地说,你跑到哪里去玩了这么久!

    行政经理拿来入职表给我填,我跟旧同事满天胡扯不亦乐乎,闹得几乎要掀翻屋顶,结果导致她都不好意思把我的新员工简历贴上剪贴板。

    再后来,罗拉去了上海,猫猫准备回深圳。梁大师自立门户,我被外派成都。

    这样的流水帐,便是这4年。

     

    等设计师做稿子,无聊翻出《天平3》的文件夹,看一些旧照片。大多是0203年的一些人,里边并没有我。

    X笑得很开心,开心得有天真的孩子气,脸看上去真年轻。

     

    这是时光。

     

    我常常会想,这家公司对我意味着什么。正儿八经的第一份工作,忽略其间叛逃的半年,几乎涵盖了我从学校走出来到如今的全部。想哭时可以倾诉的朋友,无聊时可以一起喝酒的玩伴,出门腐败时的饭搭子,抑郁时什么话都不说陪着我的这个人那个人,全部都在这段时间里认识,一步步变成生活里缺不了的那些部分。

    他们看着我,从一个被请吃饭一定要还回去的情商为零的女生变成常常在会议室里咆哮的炸弹。他们看着我,在外边晃荡一圈后,学会了理直气壮地做行货。他们看着我,头发变长变短。

    我真正意义上所有的成长,都与这里有关。

    我舍不得丢。以为还在这里,就还拥有那些过往。

    虽然,大家都不在这里了,散落天涯。并对过往各有各评价、各有各观点、各有各怀念、各有各不满。

     

    时光的苍凉在于,它不可描述只能展示。即便我们共同经历一段段故事,但关于事实,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没有谁能还原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该怎么长大 2008-09-05
    贴首诗 2006-09-05

    评论

  • 这文怎么那么象我写的。。

    天平3真是情感结晶啊。。
    回复说:
    那是。。。。
    2007-09-29 08:16:02
  • 太叉叉了
    回复说:
    嗯,同叉
    2007-09-29 08:27:01




  • 沉淀!成长!
    回复ZOE说:
    看你这感叹号用的
    2007-09-11 10:59:19
  • “我在会议室里掉眼泪,”



    恩,雷大姑娘太感性了,真是感性到剽悍呀。



    这么想深圳,10周年庆会回来不?



    也快了。10月8日啦。

    回复为钱耍唱小戏说:
    晕。同事?
    2007-09-11 11:06:58
  • 很想念深圳,还有深圳的朋友。
    回复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人妖说:
    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人妖,那……是人妖他亲戚?
    2007-09-11 11:17:36
  • 久不来了。最近你的博象写墓志铭
    回复萝拉说:
    。。。。。。。
    2007-09-11 11:38:48
  • 你姐说得多好啊
    回复丹珠说:
    嗯,积极向上。
    2007-09-11 12:37:36
  • 竟然我也在感慨....

    时间就是那样没了的,人也一样,事也一样
    回复mellr说:
    我们都喜欢回望,这不是好习惯。
    2007-09-11 12:42:47
  • 我周末终于要冲出小区了,公司组织去南戴河,听说那里的海滩只有胳肢窝毛那么细,上面还落满了脱光了膀子的老头子。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我要变形了。
    回复cake说:
    哈哈哈哈,每次看你说话我都很开心。
    2007-09-11 12:43:17
  • 怕看

    还是简单点好
    回复槐安说:
    其实很简单啊。但太多简单叠在一起,就总不那么直接明了了。
    2007-09-11 22:14:08
  • 最近总听到不好的消息,有人病逝,年纪不过27、8;好朋友小心呵护的第一个孩子,因为先天性的心脏病,作为五个月的胎儿,在母亲极度的痛苦和医生冰冷器械的关照下,结束了与这人世间的缘分;那一对恋了很多年,终于还是分了……

    越年近三十,对生活的感触越多,人常说,人到三十万事哀,是这个理。



    安静了很久,体会挺多的。总结如下,也跟你分享:

    1.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啥都能重来,惟独健康不能;

    2.生活没那么极致,人和事总是在中间状态摇摆,没有绝对的好和坏,这一点我们要学着接受;

    3.无论自己有多么倔强,一定要相信,在时光面前,人的力量是微的,时光将爱变淡,将情绪变平稳,不时的换掉人的信念,不时的给人希望、失望,但永不至于绝望;

    4.要渐渐的学会找到目标,前面的二十多年,你我都是任性而为,不计划,得到的永远比失去的多,但那是长辈直接或者间接给与的幸运,如今我们走远了,他们的辐射力再也难以到达,所以,自己要努力,过得幸福,我们幸福了,爹娘才会幸福。



    借你的博说话,不要见怪。
    回复说:
    正解正解。要对自己好。
    2007-09-11 22:15:02
  • 怎么感觉时间流逝的有些伤感呢,虽然看来就象是个时间符合变更而已,物是人非,总会发现人有些人一直站在原地,只是无法复原了,
    回复木影说:
    嗯,挡不住,由他去。
    2007-09-11 22:15:31
  • 系统重装后你不见了,再重装了一次你又回来了:)
    回复shenjing说:
    哈哈,我一直在。
    2007-09-11 22:15:58
  • 我坐在一家据说你很反感的同类公司里面,想起那个时候与我一起进来到这里的一群人,也有着与你相似的画面.

    如今,各自天涯,只有我几近固执的留在这里,

    偶尔回忆,就像你说的,没有谁能还原了。
    回复wawa说:
    ?据说我很反感?
    你是……
    哈哈,难道你是风火的?
    2007-09-05 17:26:49
  • 人跟公司也是要讲缘分的.
    回复wawa说:
    当然当然
    2007-09-05 17:25:51
  • 时间哗啦哗啦的冲刷过去,成长的成本,这么昂贵。
    回复良夕说:
    的确很昂贵。但是必须。
    2007-09-05 17:25:34